設為首頁  加入收藏  郵箱登錄
 
今天是:       
歡迎訪問陜西交通建設集團西長分公司網站
關鍵字搜索:
專題專欄
便民服務
西長藝苑
姥爺的“老兵精神”

作者:丁海龍    部門:禮泉管理所    發表日期:2019-10-29    瀏覽次數:171

字體調整:[ + 放大 - 減小 ]  
       一晃,姥爺離開我們已經有六個年頭了。可是,這六年里姥爺的音容笑貌卻久久無法從我的記憶中抹去,好多個夜晚,姥爺總是出現在我的夢境中:他飽經風霜的臉依然那么熟悉,那么和藹可親,安詳淡然地沖著我微笑,輕輕撫摸著我的額頭,開始講述他那個年代的故事……
       記得小時候,每個暑假我都會去姥爺家玩上十天半個月,和舅舅家的弟弟妹妹們撒歡玩鬧、在姥姥姥爺面前撒嬌嬉戲,姥爺也總是說他最喜歡孫子孫女們圍繞在身邊。一天午后,姥爺在他的長藤椅上搖著蒲扇睡著了,一雙光腳隨意放在一個小竹凳上。我無意中經過,便被姥爺那雙“獨特”的腳給吸引住了:那是一雙非常扁平的腳,腳后跟有著厚厚的老繭和很深的裂紋,老繭摸起來十分堅硬平滑;五個腳趾頭從背面看好像完全被壓扁了似的,沒有一點兒肉感,干枯而布滿紋路。我再低頭看看自己的胖腳丫:肉肉的、軟軟的,每個腳趾頭從背面看像一顆顆飽滿圓潤的花生豆一樣,和姥爺的完全不一樣。這時姥爺醒了,我充滿疑惑的問道:“姥爺,你的腳趾頭為什么這么扁平奇怪呀?你看我的腳趾頭怎么這么圓?” ,“那是因為姥爺當紅軍那會兒全國各地四處打仗走太多路啦!”,姥爺若有所思地答道。接著,他給我講起了他的過去……
       原來,姥爺是個老紅軍。解放前,14歲的他便跟著紅軍部隊到處打仗,背井離鄉、風餐露宿、浴血疆場,每到部隊需要遷徙轉移陣地時,他們就要不分晝夜地前行,每天要走一百多里路趕往下一個陣地。姥爺數十載的軍旅生涯都是靠雙腳一步步走過來的,直到新中國成立,他才隨大部隊安定了下來。后來,上世紀50年代初,抗美援朝戰爭全面爆發,姥爺再次報名參加了中國人民志愿軍,作為預備役部隊隊員,隨時準備跨過鴨綠江奔赴抗美援朝第一線,他們視死如歸、隨時準備為國犧牲,還好不久后,前方就傳來了全面勝利的喜訊,用姥爺的話說:“是前方戰士用命保全了我們的命。”,我不禁慨嘆:姥爺的前半生儼然就是一部新中國成長史,姥爺說這就是他們那代人的“紅軍精神”。
       解放后,姥爺被分配到當時的山西煉鋼廠,成為了一名鋼鐵工人,投入到了新中國經濟建設的大浪潮中,雖然沒有一官半職,但姥爺還是不忘軍人本色,恪守本職,在自己普通平凡的崗位上兢兢業業、無私奉獻。1959—1961年全國 “三年經濟困難”時期,由于鋼鐵廠經濟不景氣、大量減產,不得不裁員,廠里領導開動員大會,姥爺積極響應政策,號召不計個人得失,成為第一批主動請辭回鄉建設新農村的青年。就這樣姥爺帶著姥姥和媽媽,舉家回到了陜西老家、做起了本本分分的農民。淡漠名利、回歸故土,姥爺說自己打了半輩子仗,走南闖北、保家衛國,如今和平年代大城市再好,在國家動蕩、廠子困難的特殊時期回老家,守在祖輩耕耘、扎根的地方也是他人生的一種歸宿。告別軍旅,本色不改,姥爺用實際行動印證了一個老黨員、老紅軍的“老兵精神”。
       晚年,姥爺時不時翻看家里的相框:身披戎裝的軍裝照,身穿煉鋼工服的工作照,還有后半生在老家與親人兒孫們的全家福,每張照片都記錄和承載著姥爺一生的家國情懷。姥爺一輩子幾經遷徙輾轉,從軍時的個人檔案和獲得的表彰證書都早已不知去向,家門口的“老紅軍軍烈家屬門牌”仿佛是他唯一的功勛勛章,也是唯一能證明他老紅軍、老革命身份的物件,所以他格外珍重。姥爺有一塊產自前蘇聯的機械手表,那是當工人時期廠里獎勵給他的,幾十年來姥爺總是隨身佩戴,姥爺總夸它質量好、針腳走的準,這么多年連一個小零件都不曾換過,對姥爺來說或許這就是他最好的勛功章。
       回想姥爺的一生,在解放戰爭年代,他在槍林彈雨中九死一生,始終堅守初心、不改本色;在鋼鐵廠,他積極響應組織號召,以大局為重,舍小家為大家,主動犧牲自我為組織減負;在農村老家,他樸實純粹、淡泊名利,踏踏實實做回一個老農民。姥爺的一生工、農、兵生活都切身經歷過,直到生命的最后,他都沒有忘記自己是一個幸存的老戰士、人民的志愿軍、光榮的共產黨員,這就是他的“軍人本色,老兵精神”,付此一生無怨無悔。 

快速導航

  上一條:秋天的小野花
  下一條:紀念冊
  • 您現在是第:5049405 位訪問者
  • 版權所有:2008-2011  陜西省交通建設集團公司西長分公司  陜ICP備12005609號
  • 地址:西安市未央區豐產路59號  電話:029-84346034  傳真:029-84346034
  • 郵編:710086  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  


  • 陜公網安備 61019602000016號

    七乐彩新浪走势图